【编者按】

1962年,南非种族隔离政权强化了对政治对手的残酷镇压,时年44岁、未来的南非领导人纳尔逊·曼德拉被捕入狱,一关就是27年。新近出书的《曼德拉狱中来信》一书,收录了大量之前从未发表过的曼德拉信件,很多是从审查者、狱警手中抢救下来的。2020年12月5日,正值曼德拉逝世七周年,摘录该书中的一篇,以示纪念,标题为编者所拟。

曼德拉与牢狱政府之间的关系是确立在尊重的基础上,而这种尊重带有取笑的意味:一位通俗的看守,决议着冬天是否能多获得一条毛毯。不外,所有这些互动的基础是认可其他人的人性,同时始终保持自己的尊严,捍卫自己的权力。

他多次写信给牢狱政府,请求眼科专家或牙医出诊,或者要求更多的学习权力,这些都不在划定之列。囚犯每周有机遇向某位官员投诉或者提出请求。然则,据他的同志和狱友马克·马哈拉杰先容,虽然囚犯有机遇提出口头申请,但没有机遇详细说明要求或者提供靠山信息。 

曼德拉可能想保留一个书面纪录,同时机敏地治理每项可能的改善要求,使其他囚犯也能从中得利。

他还勇敢地写信给高级官员,某些情形下甚至亲自上书司法部长。入狱不到五年,他就写信给司法部长,要求释放他和他的同寅,或者凭据《日内瓦条约》给予他们政治犯的待遇。他熟知南非白人与英国殖民政权之间的争斗,这些知识被用来支持他的论点。

曼德拉将自己和狱友的逆境与南非白人自由战士在狱中的待遇做了对比,为他们的自由提出了有力的凭据。但抓他的并不是英国人;种族隔离政权以武力和镇压统治国家,忧郁曼德拉出狱会使自身在支持者眼中显得软弱。

致司法部长(由牢狱署署长转交)(1969年4月22日)

比勒陀利亚狱署署长

若是您能批准将如下信件交给司法部长,我将胜感谢。

司法部长

开普敦国会大厦

亲爱的左右:

我的同事们请求我写信给您,要求释放我们,并在您就此事做出决议之前,给予我们政治犯应有的待遇。首先,我要指出一点,提出这一申请并不是乞求您大发慈悲,而是行使所有由于政治信仰而被扣留的人固有的权力。

随信附上的表A中列出的人关押在罗本岛牢狱单人监区,与岛上的其他囚犯完全隔离。因此,我们无法提供岛上和其他牢狱中有此要求的囚犯名单。

在被治罪入狱之前,我们是[1]与政治与种族迫害做斗争的著名政治组织成员,这些组织要求这个国家中的非洲裔、有色人种和印度人获得所有政治权力。我们完全否决,以后也仍否决一切形式的白人至上主义,特别是“星散生长”的政策。我们要求确立一个民主的南非,脱节邪恶的肤色榨取,所有南非人岂论种族或信仰,都能在同等的基础上,协调地共同生涯。

我们所有人无一破例都是由于政治流动而开罪的,这些流动是我们为人民争取自决权力的斗争的一部门,整个文明天下都认可,这一权力是全人类与生俱来、不能剥夺的。反抗种族主义政策和不公平执法的盼望激励着我们,这些政策与执法违反了人权与基本自由的原则,而那正是民主政府的基础。

已往,南非政府曾将这一性子的囚犯当成政治犯看待,某些情形下,他们会在刑期届满前良久便获释。这一方面,我们恳请您查阅克里斯蒂安·德·韦特将军、JCG·肯普和其他在1914年叛乱中被控叛国罪者的案卷[2]。从各方面看,他们的案子都比我们严重得多。12000人加入了武装叛乱,造成至少322人伤亡。他们占领多个城镇,对政府设施造成了严重损坏,据称私人财产损失高达50万兰特。这些违法行为是白人犯下的,他们享有所有政治权力,属于正当的政党,拥有可以宣传其看法的报纸。他们可以自由来往于海内各地,宣传自己的目的,钻营对其理想的支持,因此没有理由诉诸暴力。奥兰治自由邦叛乱领导人德·韦特被处于6年扣留和4000兰特的罚款。肯普被判7年扣留和2000兰特罚款。其他人所受刑罚相对较轻。

只管犯下云云重罪,德·韦特在讯断下达后6个月内就获释,其他人也在一年之内获释。这一事宜就发生在半个世纪之前,可是,那时的政府在看待此类囚犯时比54年后的现政府看待黑人政治家更为宽容,而后者比1914年的叛乱者有更充实的理由诉诸暴力。这个政府一直藐视我们的愿望,镇压我们的政治组织,对著名流动家和实地事情者强加诸多限制。

政府将成百上千的无辜者投入牢狱,给他们的家庭生涯带来了难题和损坏。这最终确立了一种本国史无前例的恐怖统治,关闭了所有正当斗争的渠道。在这种情形下,拥有坚定信心的自由战士不能制止地要诉诸暴力。任何有原则、正直的人都市这么做。[3]作壁上观意味着向一个少数派政府投降,是对我们事业的倒戈。天下历史(尤其是南非历史)告诉我们,在某些情形下诉诸暴力是完全合理的。

博塔-斯马茨政府在叛乱者治罪后不久便将其释放,即是认可了上述主要事实。我们坚信,我们的事业与此没有什么差别,因此要求您给予我们这种特权。如上所述,那次叛乱造成了322人伤亡。相比之下,我们提请您注重,在实行损坏行动时,我们接纳了特殊的预防措施,制止生命损失,里沃尼亚案的主审法官[4]和公诉人都明确认可了这一事实。[5]

查阅附表就可以看出,若是我们以德·韦特的案子作为尺度,我们当中的每个人现在都应该获释。表中所列的23人中,有8人被判终身扣留,10人获刑10-20年,5人获刑2-10年。

在那些被判终身扣留的人当中,有7人已服刑4年10个月,1人服刑4年4个月。被判10-20年扣留的人中,比利·奈尔(刑期最父老)[6]已经服完了四分之一的刑期。乔·格卡比[7]、萨姆森·法达纳和安德鲁·马松多[8]是这群人中最早被治罪的,他们已服刑6年(刑期划分为12年、8年和13年)。统一群人中最后治罪的是杰克逊·福齐莱[9]和约翰内斯·丹加拉(划分获刑12年和7年)。福齐莱已服完四分之一刑期,而丹加拉1969年3月19日已服完一半刑期。获刑2-10年的所有人至少都服完了四分之一刑期。 

当我们研究了罗比·莱布兰特[10]、霍尔姆[11]、皮纳尔、施特劳斯[12]和其他人的案例之后,要求获释的呼声就更强烈了。莱布兰特作为南非联邦[13]国民,在德国与联邦征战时从该国返乡。今后,他确立了一个准军事地下组织,目的是推翻现政府,并代之以仿效纳粹德国的专制政府。他以叛国罪名被判死刑,后减刑为终身扣留。霍尔姆、皮纳尔和施特劳斯也因叛国罪而遭扣留,据称,他们在联邦及其盟友的战争中与敌人互助。可是,现政府掌权后释放了这些人,以及其他一些因叛国和蓄意损坏罪而判刑的人,只管他们被捕时的情形使许多南非人都将其视为国家的叛徒。我们又一次提请您注重,相比之下,我们的流动始终是在人们珍视的最崇高理想激发下举行的,我们盼望为人民的正义斗争服务,将他们从引发不公正、差别等征象的政府手中解救出来。

我们还希望提醒您,1966年,您的前任释放了斯派克·德·凯勒[14]、斯蒂芬妮·肯普[15]、艾伦·布鲁克斯[16]和托尼·特鲁[17],他们原来都和爱德华·约瑟夫·丹尼尔斯[18](他的名字也出现在附表中)一起接受蓄意损坏罪的指控。肯普、布鲁克斯和特鲁认可另一项控罪,被下令单独审讯。丹尼尔斯和德·凯勒的案子凭据主要控罪继续审理,1964年11月17日,他们被判有罪,划分获刑15年和10年。肯普、布鲁克斯和特鲁的另一项罪名建立,划分获刑5年、4年和4年,并都获得了部门缓刑。我们得知,德·凯勒服刑约莫两年(或者更短)就得以释放,而肯普、布鲁克斯和特鲁也在完成刑期之前就获释了。

我们并不羡慕那些幸运获释、脱离牢狱苦海的人,知道他们现在有正常的生涯,我们也感到很喜悦。然则,我们提起他们的案子,目的就是说明我们的请求是合理的,同时强调,政府的政策应该有一致性,它的公民理当获得相同的待遇。

我们的案子和德·维特及莱布兰特有一个主要的差异,他们是在叛乱被平定、德国战败之后获释的,因此自由的他们对国家平安没有任何威胁。而对于我们的案子,可能有人会提出,我们谋划的是未来的革命,出于平安思量, 必须接纳差别的处理方式。而且,我们的信心并未改变,梦想也仍和入狱前一 样。这一切似乎证实了我们的案子与上述例子有显著差异的说法。不外,我们确信您不会这么想,由于这种论调有着邪恶的意味。也就是说,若是出于今天的平安思量,应该将我们留在牢狱里,那么当我们刑期届满,若是现在的事态没有改变或者变得更糟,我们也不能获释。显而易见,当前严重威胁国家的种族矛盾与斗争,完全是政府目光如豆的政策和所犯罪行造成的。

制止灾难的唯一方式不是将无辜的人关在牢狱里,而是放弃你们的挑战行为,接纳理智、文明的政策。这个国家会不会发生猛烈的冲突和流血事宜,完全取决于政府。延续压制我们的意愿,依赖高压统治,只会迫使我们的人民越来越多地使用暴力。您和我都无法展望,这个国家在争斗竣事时会支出多大的价值。显著的解决方案是释放我们,举行圆桌会议思量友善的处理方式。我们的要求是,释放我们,在做出决议之前给予政治犯的待遇。这意味着,我们应该获得好的伙食、合适的衣服、床和床垫、报纸、收音机、放映机[19],与内陆及外洋的家人及同伙更亲切的联系。政治犯的待遇就是自由地获得所有未取缔的阅读质料,出书书籍,我们可以选择事情,决议喜欢学习的种种手艺。我们希望指出,1914年的叛乱者和莱布兰特及其同事都享有上述的某些特权,他们都被当成政治犯看待。 对于我们获得政治犯待遇的要求,牢狱政府试图指称我们是由于违反地方式而被法庭治罪的,与其他罪犯无异,因此不能被视为政治犯。

这是有悖事实的虚伪论调。根据这一看法,德·韦特、肯普、马里茨、莱布兰特和其他人也都是通俗罪犯。叛国、损坏、加入非法组织在那时和现在都是刑事罪。为什么他们在那时可以获得差别的待遇?在我们看来,两个案子之间的唯一差异就是肤色。

,

Allbet官网ALLbet6.com

欢迎进入Allbet官网(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在某个特定问题上,白人中发生了严重的分歧,在争执中失利的人最终锒铛入狱。而在其他问题上,特别是有关肤色的主要问题,胜利者和失败者达成了共识。冲突解决后,政府可能接纳抚慰的态度,以林林总总的方式赦宥囚犯。然则,今天的情形完全差别了。这一次的挑战者不是白人,而是几乎在一切方面都与政府有着公然分歧的黑人政治家。我们的事业取得成功,就意味着白人统治的终结。 

在这种局势下,政府并没有将牢狱看成是一个革新机构,而是当成责罚的工具,不想让我们在获释时过上受人尊重、勤劳耐劳的生涯,不想让我们成为社会中有价值的一员,而是责罚和危险我们,使我们不再有追求理想的气力和勇气。这就是我们由于高声否决种族虐政所受的处罚,也是在牢狱里遭受恶劣待遇的真正缘故原由——我们延续五年挥舞铁锹,吃着难以下咽的食物,没有基本的文化质料,与牢狱之外的天下完全阻隔。这也是政治犯们被剥夺其他囚犯(包罗杀人犯、强奸犯和诈骗犯)通例权力的缘故原由。

我们没有获得减刑。通俗罪犯入狱时归入C类,而归入D类的政治犯权力最少。我们当中有些人起劲达到了A类,却得不到同类罪犯享有的正常权力。他们被迫从事挖掘事情,不能看报纸、听收音机、看影戏,不能接受探视,连获得食物都很委曲。

上文第二段中已经指出,我的申请代表了罗本岛上和其他牢狱里的所有同伴,我信赖获得的任何特权都将适用于所有人,没有破例。

1959年的《牢狱法》为您提供了需要的权力,可以批准我们获释的请求。根据该法案的划定,您有权批准我们假释或者缓刑。德·韦特和其他人就是以 前一种方式获释的。

最后,我们正式声明,在这个岛上渡过的是艰难的岁月[20]。我们当中的每个人都履历了这样那样的艰辛,这就是非白人囚犯所必须面临的。这些艰辛有时是牢狱官员对我们的问题漠然处之所致,其他则纯粹是迫害。但情形已有所缓解,我们希望能过上更好的日子。还要弥补一点,我们信赖,当您思量这一申请时定会领会,激励我们的理想以及指导我们行动的信心,是解决我们国家问题的唯一方案,也相符人类大家庭的文明头脑。

您真挚的N.Mandela

注释

1.这封信由一名牢狱官员打字,此处使用了“are”而非“were”,应该是打字错误。

2.一战时代,英国政府要求自治领协助作战。南非被要求与驻扎在邻国西南非洲的德军征战。虽然总理路易斯·博塔支持英国,但他手下的许多将军否决,发动了匹敌南非政府的叛乱。

3.曼德拉被捕时,1961年12月16日提议的“民族之矛”已经在市政府、邮局、海关、移民局和一个变电站引爆了爆炸装置,为了制止生命损失,时间选在下班之后。那时没有人伤亡。

4.乔尔·约菲状师写道,他的同事亚瑟·查斯卡尔森说,“在政府所称的193项损坏行为中,只有十项左右有正当的证实”,而且“没有一项涉及任何人身危险”。乔尔·约菲,《国家匹敌纳尔逊·曼德拉:改变南非的审讯》(伦敦:统一天下出书社,2007),pp.238-239。

5.肯尼思·S.布劳恩写道:“辩方状师成功地说服法官,MK——也就是被告——不用对所有损坏行为卖力。”肯尼思·S.布劳恩,《拯救曼德拉:里沃尼亚审讯和南非的运气》(牛津:牛津大学出书社,2012),p.147。“法庭在了案陈词中也认可这一事实,也是法官未能判处他们死刑的又一个(也许是更主要的)理由。实际上,真正归罪于他们或其组织的损坏行为都没有造成任何人伤亡”(同上)。

6.比利·奈尔(1929-2008),曼德拉的同志、MK成员,1963年受到损坏罪的指控。他和曼德拉一起被关押在罗本岛B监区,1984年获释。

7.乔·格卡比(1929-1981),由于MK流动而被控蓄意损坏罪,扣留于罗本岛10年。

8.安德鲁·马松多(1936-2008),由于MK流动而被控蓄意损坏罪,扣留于罗本岛13年。

9.姆多利西·杰克逊·福齐莱(1940-2011)因ANC流动而被控蓄意损坏罪,判处12年扣留。

10.西德尼·罗比·莱布兰特(1913-1966)是南非德国-爱尔兰裔拳击手,曾加入奥运会,他是纳粹支持者,加入德国军队的训练之后,成为了“山楂行动”核心成员,该行动获得了希特勒的批准,目的是刺杀南非政府领导人扬·斯马茨将军,发动政变。他最初因叛国罪而被判处死刑,但斯马茨厥后为他减刑为终身扣留。当国民党于1948年掌权时,莱布兰特获得特赦出狱。

11.埃里克·霍尔姆受雇于齐森广播电台,向南非举行纳粹宣传。

12.曼德拉指的可能是施特劳斯·冯·莫尔特克,他是同情德国纳粹党的原南非法西斯组织灰衫队领导人,曾将从犹太人代表委员会那里偷来的文件交给南非国民党内的反犹太分子。

13.南非联邦于1910年由四个自治的英国殖民地组成:开普、纳塔尔、德兰士瓦和奥兰治河殖民地。

14.戴维·“斯派克”·德·凯勒,非洲抵抗运动成员和自由党党员,在牢狱中渡过了一年的时光。

15.斯蒂芬妮·肯普(1941- ),非洲抵抗运动成员、共产党党员,在牢狱中渡过了一年的时光。

16.艾伦·布鲁克斯(1941-2008),非洲抵抗运动成员、共产党党员,在牢狱中渡过了一年的时光。

17.托尼·特鲁(1941- ),非洲抵抗运动成员,在牢狱中渡过了一年的时光。

18.爱德华·约瑟夫·丹尼尔斯(1928- ),非洲抵抗运动成员,在罗本岛关押了15年。

19.指影戏。

20.到1969年,曼德拉和里沃尼亚审讯的其他被告已在罗本岛上渡过了快要5年的岁月。

《曼德拉狱中来信》,【南非】纳尔逊·曼德拉/著 姚军/译,文化生长出书社,2020年11月版


环球UG官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allbetgaming开户(allbet6.com):曼德拉狱中书信:上书司法部长,要求黑人的公正待遇
发布评论

分享到:

www.33sblive.com:催泪!萧亚轩数字忆亡母 呼吁「珍惜眼前人」
1 条回复
  1. 卡利注册
    卡利注册
    (2020-12-09 00:04:44) 1#

    皇冠官网平台www.huangguan.us是一个提供皇冠代理APP下载、皇冠会员APP下载、皇冠体育最新登录线路、新2皇冠网址的的体育平台。新皇冠体育官网是多年来值得广大客户信赖的平台,我们期待您的到来!我感觉我升华了,哈哈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